当前位置 : 首页 > 缅甸 > 资讯 > 正文

缅甸密支那老兵:我不是华人 我到死也是中国人

  • 2015-09-05 10:20:20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程橙 点击:

缅甸密支那老兵

2015年5月21日傍晚7点30分,云南龙陵县城,华灯初上,承载着厚重历史的滇缅公路穿县城而过。县城正中心,当地抗日纪念文化广场上,播放着充满傈僳族特色的歌曲,当地居民跳着传统民族舞蹈打歌。广场一角的一座日军残存地堡,以及上面密布的弹孔,提醒着世人,这里曾是血与火的战场。

“70年过去了,一到晚上,你仔细听,这里仿佛还听得到枪声和战马的嘶叫。”在缅甸密支那,当地华侨中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1944年,滇西缅北战役中的密支那战役打响,中国远征军展开了3个多月的对日作战。最终,战争胜利,但近万中国军人长眠在这里。

松山战役

激战95天后,日军被全歼

松山,位于云南龙陵县东北部腊勐乡,雄踞怒江西岸,因其特殊的地形地势,成为极为重要的军事要塞。日军守备队在松山多地精心选取40多处互为犄角的据点,构筑了被称为“东方的马奇诺防线”的防御工事,驻守着日军56师团113联队3500多人。

1944年6月4日,松山战役打响。中国远征军71军新28师将松山团团包围后,接连发动4次进攻,激战近一月,远征军始终无法突破防线,且死伤巨大。

随后,远征军第8军接替71军攻打松山。虽然远征军依靠飞机和炮火,对日军的松山防御工事进行轮番轰炸,但摧毁程度非常有限,战事异常惨烈。远征军付出巨大牺牲后,终于攻下黄土坡等日军阵地。前几次进攻,5个步兵团,打得仅剩1个团。

“日军在松山主峰的主堡,使用钢板等多种材料,采取多层建筑立面设置。”当地志愿者介绍,为验证坚固性,日军用飞机投弹检验防御性能。

8月3日开始,远征军开始坑道作业,直通日军子高地阵地敌堡下方,并装填3吨TNT炸药。20日,日军该阵地大半被摧毁,被远征军攻占。

9月7日,远征军攻破每个据点,全歼最后负隅顽抗的日军,日军全员“玉碎”。至此,滇缅公路咽喉要地松山被中国军队收复。

由于中国远征军攻克松山,打开了大反攻的通道,将日军彻底赶出滇西的日子不远了。

探寻战场

战壕暗堡在,弹壳残片有

2015年5月22日,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再次来到松山。遗址现场,考古工作人员正在进行发掘工作。

时间,渐渐抚平战争的伤痛。松山战役后被炸成一片废墟、寸草不生的山坡,70多年后林木葱葱。几十米的参天大树,挺拔在随处可见的战壕、暗堡旁。

当地村民杨金满,在松山战壕遗址未得到保护开发前,是这里的护林员。他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前,整个战壕里打烂的机枪、废弃的钢盔随处可见。不懂事的小孩看到头盔,一脚踢去,头盔咕噜噜滚下山。改革开放初期,将遗迹内的弹壳、机枪、头盔捡出去卖废铁,成为当地居民的一大收入来源。

“捡了10多年,现在留下来的遗物已经少了。”杨金满一边说,一边跳进子高地战壕,“像我这种本地人,还是很容易发现这里的战场遗物。”

走出不到10步,他一弯腰,在一个战壕坑道内,发现了3块炮弹碎片、一个美式机枪残留部件,以及一条机枪送弹链条。

随着远征军抗战历史受到越来越多的民众关注,杨金满也越来越忙。带着游客到处转转,给他们讲故事,成为他每日工作的重点。

杨金满说:“其实,介绍松山、挣不挣钱不重要,我几十年来都在这里生活。当年老辈人拼死抗战保住了家,现在我们后辈人更要爱松山,我要守护松山一辈子……”

老兵亲历

攻打阴登山,尸体做人梯

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寻访到了多位参加过松山抗战的老兵。云南籍老兵李光钿,就是其中一人。他曾是中国远征军71军28师83团2营82炮排士兵,他回顾了松山战役中,仰攻阴登山的艰辛。

1944年初,第二次远征开始。同年5月,李光钿所在部队强渡怒江,对松山的阴登山日军阵地展开进攻。

此时,距第一次远征失败,日军占领松山已有两年。松山是滇西日军的重要军事据点,日军修筑了前所未有的坚固工事。作为松山主峰的重要屏障,阴登山的陡坡内更是暗堡密筑。

李光钿说:“要打下松山,必须先打下阴登山。我们83团和82团,就是主攻部队。”史料记载,1944年6月5日,远征军82团率先进入阴登山阵地。远征军靠近据点100米范围内时,暗堡中的日军突然开火。冲击山顶的82团3营,仅一个排的人生还。

在东岸山炮营的支援下,82团另两次山顶冲锋仍遭失败。6月6日,82团调2具美式巴祖卡火箭筒、3具M2火焰喷射器。步兵越过铁丝网,冲上山顶,与日军肉搏。由于日军猛烈还击,突击步兵死伤惨重,阴登山阵地依旧在日军的控制下。

随后,李光钿所在的83团接到进攻阴登山主峰的命令。李光钿回忆说:“拿下阴登山,上级下了死命令,必须一个钟头把山头拿下,否则连长以上统统砍头。”

阴登山一线战场的惨烈程度,在李光钿的讲述下,让人不寒而栗。他说,军令已下,士兵呼喊着口号,铺天盖地地往日军阵地上冲。

“日军的阵地在上面,我们是从下面往上冲,他们的机枪哒哒哒地响个不停。我们上去一个,滚下来一个,上去一个,又滚下来一个。(日军阵地)是个一人多高的坎子,硬是拿人的尸体填平。填平了,踏着尸体冲,才把它拿下来。拿下来一数,100多个人的连队,最后只剩8个人。”

战后的阴登山,成了尸山血海,仅2营就死了400多人。李光钿说,他属于炮兵排,算是侥幸逃过一死。

战场情景

泥土被翻遍,山坡无林木

亲历了远征军反攻作战的老兵林峰说,他从军最为震撼的,还是松山战役。为夺取这个要塞,第11集团军在这里伤亡惨重。

林峰说:“我方炮兵虽用重炮向松山不断轰击,还有盟军飞机助战,但敌方炮火也极其猛烈疯狂。我军官兵在奋不顾身作战中伤亡惨重,血染山河。”

作为后方指挥部的电报员,林峰没有直接进入松山战壕中冲锋。他说,松山战役不能不说是一场惨胜,前线冲锋的战士,没有多少能活着走出来。

战后,林峰随指挥官到战场查看,眼前满目疮痍。“松山所有的土地,都被炮火翻了一遍,地上全是红土。原本林木茂密的松山山坡,在炮火中寸草不生。”林峰说,“战场上,到处都是战壕、堡垒和尸体。我不敢走远,生怕踩到地雷。”

此战中,中国远征军首次俘虏了不少日本兵。在司令部,林峰几次遇到日军俘虏。“他们说话我听不懂,我很仇恨他们,但因为有政策,所以没人和他们发生冲突。”林峰说,这些日军俘虏受到了较好的对待。

“欢迎你们,只是龙陵一带已经没有川籍老兵了。”2015年5月21日,坐在轮椅上的关爱老兵志愿者储仕安遗憾地说,龙陵最后一名川籍远征军老兵,已在2013年离世。

“老兵正在迅速离我们而去。”储仕安说,2013年龙陵县境内还有23名抗战老兵,这几年陆续又发现了几名,但是随着一些老兵相继离世,目前龙陵只剩下18名健在的抗战老兵。

分享到:

热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