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新闻

首页 > 国内 > 正文

揭湖南“诈骗之乡”:有人PS艳照敲诈省领导

2016-04-28 10:08:22 编辑: 清风 点击:

\

“黑桃”老七,短发,一张圆脸。

4月10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十名特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在逃人员。谭敦辉以扑克牌的形象出现在公安部A级通缉令中,涉案金额高达500万。

同一天,在逃亡近三年之后,谭敦辉回到家中——湖南娄底市双峰县蛇形山镇泉塘村,拨通了江苏扬中市警方的电话。

中午,他主动赶到娄底市,向前来办案的扬中侦查民警投案自首。离家自首时,谭敦辉穿一件黑色大衣,以泪洗面与家人道别。

谭敦辉成为十名特大电信网络诈骗犯中,首位落网的大鱼。

谭敦辉成长的家乡,是一个湘中名县,系曾国藩、蔡和森故里。近年来,成为诈骗之乡。

尤其PS诈骗,让双峰县名声大噪。当地人PS艳照邮寄给党政干部进行敲诈。在2013年,双峰县在各大街头悬挂“掀起一场打击利用PS技术合成淫秽图片敲诈的‘人民战争’!”

自2009年开始,该县被公安部4次点名批评,2015年11月,双峰县又被确立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整治的七个地区之一,要求限期改变面貌,否则挂牌督办。

一位邻居感到很吃惊,以为谭敦辉外出打工去了,在村民的印象中,他老实、本分,“没想到做了这么大的案子。”邻居和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

A级通缉犯

4月13日,双峰县蛇形山镇泉塘村,下过一场小雨,地面泥泞、坑洼。

一栋三层楼的房屋矗立在山坡上,白色瓷砖,这是谭敦辉的家。与周边村民的小洋楼相比,这栋房屋只能算是村里中档的房子。

门口的栅栏用一根铁丝套住了,这几日,谭的家人不敢随意出门,多数时候沉默不语。

谭敦辉的妻子很警惕,她告诉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大概在2012年,谭接触到短信诈骗行业。夫妻俩为此事吵过多次,但她说服不了谭敦辉。

一直有惊无险,直到2013年6月17日案发。

当日,江苏省扬中市某电气有限公司会计何某计划向客户汇款500万,商定打入对方工行卡。

女会计随后接到短信:“那钱打到这工行卡,户名:胡正华,办好回信。”

对于这条简单的短信,何某未加辨别,直接将钱汇出,事后发现被骗了。

扬中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案侦查,确定谭敦辉有重大作案嫌疑,于2013年7月4日将其列为网上逃犯。

警方调取取款人员录像后,抓获犯罪嫌疑人周某。

周某交待,2013年年前,他和谭敦辉等4名犯罪嫌疑人商量共同出资89万,通过群发诈骗短信的方式来骗取钱财,分工协作,谭敦辉负责将诈骗所得款项进行转账及取现。

其余3人很快抓获,只有谭敦辉外逃。扬中警方先后派出10多批次的警力,赶往谭敦辉老家,始终不见谭敦辉踪迹。

谭敦辉的妻子告诉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谭敦辉在云南落脚,平时很少跟家人联系,最后因为心脏扩大随时有猝死风险,今年3月底,家人向警方询问如投案自首是否可以宽大处理等问题后,决定自首。

目前,谭敦辉交代自己与周某等四人建立电信诈骗平台实施诈骗的犯罪事实。

“诈骗之乡”

谭敦辉落网的背后,是一场新一轮声势浩大的专项行动,十大电信网络诈骗的通缉犯中已有半数落网。

由公安部、工信部、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等23个部门组织开展的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专项行动,自2015年11月1日开展,延至今年底。

双峰县被确立为第一批重点整治的七个地区之一,要求限期改变面貌。

“压力太大了。”双峰县政法委副书记罗恒旦说,“形势很严峻,国务院每三个月督办一次,省公安厅厅长每一个月来双峰督查一次。”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梳理发现,除2015年的这次点名,2009年,全国公安机关社会治安整治行动,双峰县因短信诈骗被挂牌整治;2010年,全国“打击电信诈骗犯罪专项行动”中明确为“电信诈骗职业犯罪群体原籍地”。

2011年,“打四黑除四害”专项行动,成为打击制贩假证的重点地区;2013年,“打盗抢保民安”专项行动,双峰县“利用PS技术合成淫秽图片敲诈勒索犯罪”被重点提及。

“目前仍有几千人在外从事诈骗”,双峰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民警介绍,由于本地人相互熟悉,诈骗的风险大,市场小,这些人流窜到外地作案。

“双峰的诈骗并无多少技术含量,都是沿海地区用剩的老套路。”一名知情者说,“诈骗跟魔术一样,很简单,中国十几亿人,‘猪’总有几个,总能骗到少数人。”

“猪”是诈骗业的内行话,是对上钩者的讽刺的说法。

该知情者分析,从事诈骗的人一般游手好闲,一无所长,诈骗比盗窃、抢劫风险小,判的也轻些。

4月25日,在走马街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端着两盒文件夹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展示最新一次对该镇7个村总支(下辖70多个村庄,7万余人)可能存在诈骗的摸底情况。

据其透露,一个村总支就有一千多人被列入诈骗嫌疑对象,而他完成花名册登记工作,需要一个礼拜的时间。

诈骗在双峰县已经具有明显的区域化特征,被媒体戴上了“假证之乡”、“诈骗之乡”的帽子。

另类致富样本

资料显示,湖南双峰县是省级扶贫开发重点县,下辖122个贫困村,贫困人口达到7.5万,约占全县人口的8%。

4月26日,在双峰县看守所,1982年出生的王辉(化名)穿着黄色马甲,平静地描述他从事PS诈骗的经过,唯独在想到7岁儿子和年迈多病的父亲时,他哭着请求,希望有人拍张他们的照片进来。

王辉是双峰县甘棠镇芭蕉村人,从2015年2月份开始,王辉听到身边有人说做PS诈骗赚钱,原本在外打工的他组织了妻子、姐姐、姐夫一起搞诈骗。

仅有初一文化的他花了300元学费在打印店学到简单的PS技术,合成党政干部与美女的裸照,居然有人上当。

王辉的妻子负责在网上下载干部的照片,姓名、住址等资料,对官员的选择几乎不加甄别,只要有照片就随意下载,并同姐姐一起负责写信,寄信。

信的内容大致是,“我们是私家侦探,掌握了你的犯罪证据,请打58万元到‘某某’账号,否则交给记者和纪委。”

诈骗信的内容是王辉在新闻里找的,选择58万元的原因是,数额高一点,收入可能会高一些,“8”还代表“发”的意思,带来好运。

王辉的工作最为关键,他下载了一个模板,一男一女裸露在床,将干部的头像替换。

王辉第一次发出1200多封敲诈信,不久,终于有一笔8万元的收入,他们尝到了甜头。

2015年5月,王辉和妻子两人决定单干,他们自购了一些设备,写了2000多封敲诈信,做好了百余张淫秽照片,填好信封一千多封,准备再干一笔大的。

然而,8月11日,当他们完全制作好了41封敲诈信件时,海南警方破门而入,在王辉位于娄底的出租房里,抓获了他们,目前,只有王辉的姐夫在逃。

双峰县公安局永丰派出所刑侦中队副中队长刘冠军介绍,王辉的诈骗信寄给了海南一个省领导,该领导主动报案,并在敲诈信上做了批示,要求海南公安立案侦查。

在缴获的电脑里,刘冠军看到,文件夹里秘密麻麻都是领导的头像,标注了名字。

距离双峰县12公里的走马街镇是双峰县诈骗的发源地。

走马街镇司法所所长凌朝阳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较之其他乡镇,走马街人逐利心理强。

他介绍,从70年代开始,有上千人在外地走村入户推销走马街传统产品“金蚌三刀”(菜刀、剪刀、镰刀),80年代开始,又有大批走马街人到云南边境推销塑料制品。

后来,一些走马街外出的人,也带回了一本万利的诈骗行业。

从此,办假证、ps诈骗、电信网络诈骗接踵而至,成了当地人的另类致富样本。

一名曾犯有诈骗前科的知情者透露,大概在90年代末,做假证开始在盛行,“一个10多元成本的假学历可以卖到上千元。”

他的一个高中同学未毕业就被父亲送到亲戚那学“本领”,做假证诈骗的生意,几年来漂浮不定,如今发了财,盖了小洋楼。

2008年汶川地震,走马街镇一些人通过发送“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账号短信发国难财。

上述知情者表示,双峰看守所,几乎每个号子里都有几个诈骗的,在里面成为“经济犯”,因有一定资产,牢头较为喜欢。

央视曾报道,走马街7万人口至少有2万人从事过制贩假证和短信诈骗。最猖狂的时候,一堆农民围聚农业银行或者邮政储蓄所,一边赌博聊天吃喝,一边用手机骗取各地民众钱财的奇特场景。

“这是个毒瘤,跟吸毒一样,扩散的很快。”走马街镇副镇长朱卫华说,“他们不劳而获。”

“你在家里种田,他出去搞了几十万,家里要什么有什么,我这个种田的也蠢蠢欲动,试一试。” 有多年的基层治理经验的朱卫华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分析。

这种畸形致富的示范效应被放大,“影响了至少一代人。”

人民战争

“PS艳照敲诈官员”曝光之后,电信网络诈骗在当地流行起来。

多名知情者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介绍,电信诈骗的名目繁多,无抵押贷款、买卖走私车、枪支、迷药、收房租等,完成一单诈骗往往需要互相配合,这也是双峰诈骗扩张的主要途径,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

知情人士透露,“背包客”们将伪基站放进书包,需要两台手机,一台老式诺基亚手机用来测频点,一台智能手机用来发信息,往大街小巷走,附近的人都能收到诈骗短信。

当地一位官员透露,双峰县一位主要领导干部就被乌龙过,以他的名义发信息给了当地一些科级干部,称在北京开会银行卡被盗,需借2万元,一些干部还真打钱过去了。

还有一种叫做“打炸弹”,专业的发信息公司,一千元可以发3万余条。

由此还衍生了专门的买卖黑银行卡的行当,或者通过假士兵证办理银行卡,则避开了需使用身份证的麻烦。

面对诈骗越来越猖獗,双峰县公检法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

双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毛定华说,以前曾出现司法机关以罚代刑,以罚代拘的情况,罚点钱算了,现在不敢了。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2011年,该地两位村民学到利用淫秽图片敲诈的方法,合成裸照后敲诈港澳官员,虽然两人最终并未获得一分钱,但被以敲诈勒索罪,被顶格分别判了12年、10年。

双峰县还组织各乡镇村组干部,全面澄清外出务工人员,历年来被打击处理人员和现在可能从事违法犯罪的重点人员底数,建立数据库,实行动态管控。

在A级通缉犯谭敦辉所在的蛇形山镇,以及邻近的走马街镇,路边电线杆上,“打击电信网络诈骗、PS诈骗”的标语随处可见。

镇上的宣传车用标语武装,三两警车压头,一辆大货车垫尾,高音喇叭响彻街头号召“全民行动”,要在半个月时间内,循环走遍镇里每个村落。

双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毛定华说,此前双峰县开展专项行动,半年一次,或者一年一次,效果不明显,从2013年开始定了长达三年的专项行动,史无前例。

毛定华介绍,外地公安请求双峰县协办的PS图片敲诈违法犯罪案件逐年下降,2013年16起,2014年12起,2015年3起,2016年1起。

“ps敲诈官员事件”让双峰县出了名。双峰县在各大街头悬挂了“全社会动员起来,掀起一场打击利用PS技术合成淫秽图片敲诈的‘人民战争’!”

“由此可见,通过宣传,PS敲诈没有了市场。”毛定华说,今年发生的PS诈骗案件为一起,涉案人员2人,均为未遂犯。

“跟弹簧一样,力度大压下去,但是弹簧总是有弹力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当地政府机关人士质疑,每次行动只是完成任务,并不能根绝。

作为反面典型,谭敦辉的形象多次出现在各地电视台,泉塘村村村支书表示,因为谭敦辉,该村出名了。

但他也觉得很无奈,全村3000余人,在外打工的占40%,人口流动大,“在外面做什么都不清楚。”村支书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分析,村里人均土地仅有0.5亩,贫穷或是谭敦辉走向歧途的原因。

而谭家人则陷入更深的绝望之中,他们本以为去自首能得到谅解,没想到在A级通缉令上仍然榜上有名,谭敦辉的妻子说,“我们无地自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