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新闻

首页 > 缅甸 > 正文

种族冲突和军阀:缅甸翡翠业的阴暗面

2016-10-17 15:38:48 编辑: 满植 点击:
翡翠收入只有极少一部分流入了缅甸本土经济。这是一个混乱的行业,腐败盛行,并与种族冲突和军阀有着联系。

曾在19世纪让慈禧太后笑逐颜开、至今仍令现代中国人爱不释手的翡翠,大部分产自缅甸,这里的“帝王绿翡翠”因其纯净通透的翠绿色而成为全世界最具价值和极受追捧的玉石。(翡翠十分稀有,产自缅甸;常被认为是中国玉的那种玉,实际上是更为常见的软玉。)

\

但是中国古代富丽堂皇的皇宫与缅甸北部的采矿小镇有着天壤之别。在位于克钦邦(Kachin)全球最大的翡翠开采区帕敢(Hpakant)黑黢黢的矿山上,捡矿工在艰苦的条件下寻找生计,从采矿公司丢弃的矿渣中寻找翡翠。无论他们找到什么,都会卖回给交易商和矿商。

根据活动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 2015年一份关于缅甸玉石行业的报告显示,绝大多数从帕敢开采出来的翡翠都通过走私进入中国,以逃避关税。“全球见证”对缅甸开采的玉石总价值的调查显示,仅2014年,缅甸开采的玉石总价值可能就高达310亿美元——相当于缅甸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一半、也是该国政府医疗支出总额的46倍。根据一份未公开报告显示,在2014年度玉石交易市场上,一块翡翠原石的底价就达6000万欧元。

6月发生了一件引起国际关注的事,一群玉石交易商声称,缅甸前几届政府的一些高级官员与强大的商业利益勾结,从行业基金的钱(来自对年度玉石拍卖会的税收)中侵吞了9600万美元。政府启动了调查,很快得出这些政府官员(其中一人曾担任海军司令和部长)并未做出违法行为的结论。

“全球见证”的资深活动人士朱曼•库贝(Juman Kubba)称,该行业仍然是一个“暗箱”,“只是说‘不存在腐败’是不够的”。

经营玉石生意、向政府控诉此事的组织之一KIC Group的主席吴觉觉(Kyaw Kyaw Oo)称,如果官员愿意去看,证据就在眼前。“现在在我面前,就有很多详细记录金钱去向的收据。如果你详细查看这些钱的去向,你会看到这些钱是如何被不当使用的,”他称。英国《金融时报》看到了这些收据的翻译版本,表明政府官员和玉石商侵吞了行业基金的钱。

从翡翠中获得的收入,只有极少一部分流入了缅甸本土经济。世界银行(World Bank)表示,最大的生产商实际是中资所有的幌子公司(外资拥有玉石企业是不合法的),大多数买家都从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飞过来。直到去年玉石一直没有关税,而现在已经有法子逃避去年开始对玉石毛料出口开征的30%的税收了。为了避税,矿区可能会以虚假的低价登记翡翠原石,然后再向空壳公司出售翡翠。“全球见证”指出,翡翠行业是一个混乱的影子经济,腐败盛行,并与种族冲突和军阀有着联系。该组织预计,2014年缅甸损失了62亿美元的矿区税收。

“多年来,有权势的精英阶层一直贪婪地从缅甸丰富的玉石资源中攫取利益,其他人则为他们的这种行为承受了代价,”库贝称,“粗暴的开采引发了致命的泥石流并破坏了环境,同时当地人被挤出了矿区,难以解决的武装冲突仍然让克钦邦四分五裂。”

据联合国(UN)贸易数据显示,中国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益富裕,推高了对翡翠的需求,促使缅甸军政府从曾寻求地区独立的克钦独立军(Kachin Independence Army)手中,抢走了对帕敢利润丰厚的产玉区的控制。根据“全球见证”的报告,军官掌控了最具价值的矿藏,将开采许可分发给家属和亲信。

随着产量提升,腐败现象更加猖獗,社会和环境灾难也有所增多。去年,捡矿工在寻找玉石碎料时,一处矿渣堆发生坍塌事件,导致逾100人死亡,这促使矿业部副部长提出让该矿区停工。当地公民社会团体估计,三分之二的捡矿工都吸食海洛因成瘾。海洛因在矿区是公开销售的。

专家表示,尽管在经历了将近50年的军政府统治后,缅甸在2011年过渡到文官政府执政,但是军官和军队控制的企业(比如2008年被美国加入制裁名单的缅甸联邦经济控股(Union of Myanmar Economic Holdings))仍然控制着玉石行业的大部分领域以及许可证分配机制。

作为《采掘业透明度倡议》(Extractive Industries Transparency Initiative,简称EITI)的成员国,缅甸已同意在2017年1月前设计出一套方案,以公开玉石公司的受益所有权并改革采矿业相关法律。国家监管机构缅甸宝石公司(Myanmar Gems Enterprise)已宣布,有300多个玉石和宝石矿区的许可证将于本月到期,暂停发放新许可证的消息已于7月公布。

缅甸宝石公司管理着宝石市场,既是监管者也是经营场所的共同所有者(与多家私营矿商合资,这些矿商控制着帕敢附近很多极为重要的玉矿)。9月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会见了首次正式访问美国的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并宣布解除对缅甸的一切经济制裁(包括对缅甸宝石公司施加的制裁),令行业透明监督机构大失所望。

一直推动该行业提高透明度的克钦邦议员、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成员山拉(Hla San)称,哪怕最近揭露出来的事情也只是触碰到皮毛。“只有当企业之间发生争执并且这种争执公开化时,你才会听到腐败的细节,”他表示。

非政府组织自然资源治理研究所(Natural Resource Governance Institute)的马蒂厄•萨洛蒙(Matthieu Salomon)称,缅甸宝石公司(它有曾在军队当兵的员工)的关系网使之拥有了影响力和自主权。“缅甸宝石公司的责任范围仍然模糊,部分是因为该公司没有公开其领域内的关键文件——比如《缅甸宝石规则》(Myanmar Gemstone Rules)——和任何活动或年度报告。”缅甸宝石公司的代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同样让透明度监督组织担忧的是,缅甸宝石公司使用了所谓的“其他账户”,在不接受公众监督的情况下积聚收入。缅甸首份EITI报告表明,缅甸宝石公司把逾一半的官方宝石收入——超过2亿美元(萨洛蒙称该数字为“保守估计”)——保留在这些账户中。他表示,该公司账户中积累的真实数字可能最高达6.5亿美元。

KIC Group的吴觉觉表示,在中国需求仍然高涨的情况下,必须加强改善行业透明度的措施。“对违法者必须有惩罚措施。但没有军队和警方的帮助,我们无法实现。如果他们参与并支持这项行动,那么事情或许会有所改观。”

本文做过如下更正:缅甸宝石公司账户中的资金可能“最高达6.5亿美元”,而不是“很可能超过6.5亿美元”;自然资源治理研究所是非政府组织,而不是咨询公司;“全球见证”估算的310亿美元指的是缅甸开采的玉石总价值,而不是非法玉石行业的价值。

分享到: